在龙泉

2021-02-06 03:48

将有机肥厂和养殖场配套,正是为了实现“零排放”和百分百的资源利用。通过种养结合,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无害化处理,让每个养殖场的规模都与周边消纳地相匹配。

“千场美丽、万场生态、绿色发展”的美丽畜牧理念,渐渐扎根于这片土地。

“把畜牧业发展与现代循环农业充分融合起来,与美丽乡村建设有机结合起来,与旅游休闲娱乐文化紧密互动起来。”在吴林友眼中,要带给百姓更多获得感,就要让畜牧业的转型升级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一份美丽的事业、一种美丽的体验。

水质要变好,关键要提质。浙江优化布局,全面进行禁限养区调整划定,按照土地承载力科学调控生猪总量。

竹林村重生了,如今它有4个市级“美丽乡村”示范点。其中赵家兜片区示范点曾经有生猪养殖面积25000平方米,周围河道又脏又臭,可现在,村里利用栽种多年的一小片香樟林,开辟出生态绿道。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在嘉兴嘉华牧业有限公司,除了有欧式的园林风景供观光休闲外,还投资120万元建立科技养殖博物馆,作为科普平台,向外推介公司采用的现代化养殖技术。每逢节假日,这里不仅有外地前来参观考察的同行,还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休闲参观。

在龙泉,占地近两万亩的兰巨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区内,13个猪场分散在竹园、茶园、果园之间,这里常年存栏生猪2万头,出栏生猪3万头,配套2万亩作物。园区的中心建有一家有机肥厂,13个猪场围绕有机肥厂成扇形分布、道路相通。

相对于污染集中、有固定排污口的工业污染,传统养殖业的排泄物和病死禽畜处理相对落后,治理难度也高。一面是传统养殖,一面是生态环境,两难抉择中,浙江打响了一场畜牧业转型升级的硬仗:养殖决不能污染环境!

“不是不让养,关键看怎么养。”在吴林友看来,浙江的畜禽养殖业整治并非简单做减法。这条转型升级之路,其实是一条解决养殖污染、与生态环境实现共赢的生产方式变革之路。

“有的地区河网密布,生态承载能力有限,该减就要减;有的地方种植业发达,对生猪排泄物的消纳能力强,非但不用减少生猪养殖量,还可新发展一批规模化、集中化、标准化程度更高的规范养殖场。”吴林友说,使得各地的养殖规模与消纳能力相契合,实现养殖无污染和零排放,才是正中要害。

3年来,这场战役已经初战告捷。目前,我省近9000家规模猪(牛)场全部实现无污染养殖,39个散养猪重点县、规模水禽场污染治理全面完成,91%以上的养殖场实现农林牧结合生态养殖模式,规模化养殖比重高出全国26.8%。

这样的蜕变,省畜牧局专家吴林友一点也不意外:“在浙江这片土地上,有污染的企业已经无处容身。”

优化布局中的关键,则是实现畜禽废弃物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从根本上解决畜禽养殖的污染问题。为此,浙江研究推广了一大批成熟适用的养殖污染治理技术,探索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从理念、管理、科技等各个维度谋变。

今年8月,浙江首批美丽生态牧场名单出炉,20家养殖企业从各地申报的322家中脱颖而出。这些畜牧企业可以说是全省畜牧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及时转变发展理念,从原来的“污染大户”成为现在的“环保典型”,更成为一方风景。

“放错了地方是污染,放对了就是资源。”衢州市宁莲畜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秦唐勇说,生猪分泌物就是一种资源,可能比养猪带来更多财富。公司在养殖生猪之初,就建成一家占地5000平方米的有机肥料厂,作为配套的猪粪便收集中心,并与当地种植大户对接有机肥供应,使排泄物资源化利用。去年,肥料厂销售商品有机肥9600吨,产值达576万元。目前,他正探索废水生态化治理,从浙江大学引进了纳米膜过滤沼液浓缩项目。